这大妈怎么就坐下睡着了呢【曾氏贵宾会官网】

By admin in 未分类 on 2020年2月11日

“那个……”我有些尴尬,这大妈怎么就坐下睡着了呢?剧本不是这样的啊!我看大妈眼睛一闭也没打算理我。

我走到车门旁站定,思索起来。

难道刚才那些真的只是幻觉并不是什么预言?可我敢确定我之前绝对一定没有见过这个穿大花衬衫的大妈!可我的幻觉里为什么会出现她呢?

就在我想不出所以然的时候,公车进站了。

“明德门站到了,请准备下车的乘客拿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车内喇叭响起生硬毫无感情的报站声。

刚刚那个暂且称为幻觉的场景里,我就是听了大妈给我的纸条上的字,在这一站提前下车躲过了车祸的一劫,可现在这个花衬衫大妈没有给我纸条啊!那是不是说就不会发生那些事?还是根本就没有那些事,什么都是子虚乌有的,我碰到这个大妈也只是凑巧,或许是我哪天坐车的时候见到过这个大妈只是我没印象?毕竟每天都要见到很多陌生的面孔,那些面孔很多都是停留在那几秒的记忆,长一点的也就几分钟而已。

或许真的只是我脑子里出现幻觉了?

“啊!啊!司机师傅停车!停车啊!”突然车厢里响起一个女子的惊声尖叫。

司机也不明所以,赶紧一脚急刹踩了下去。

“怎么啦?哪位乘客?”

四十多岁的中年司机站起来向后边大声问道。

“我的包包不见了!”一个略带哭腔的女声在我左前侧响起。

我仔细一看是一个穿着粉色T-shirt下身超短牛仔裤的年轻少女。

车上人这么多,丢了东西还真不好找。

女孩话一出,车上立马一阵骚动,有些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

那个女孩眼睛红了一圈,小声嘟囔着什么。我离得比较近,勉强听到一些。

“那些都是我做暑期工挣来给弟弟买篮球鞋的钱……弟弟他一直想要一双篮球鞋的…他的鞋子都破了好久了…我…呜呜…我真笨…呜…”女孩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人群里开始有人劝她安慰她。也有人事不关己冷眼旁观,更有两个长相猥琐的年轻男人趁着这个机会,从人群中挤过去借着安慰的幌子把自己的胳膊争抢着搭在正在低声哭泣的少女肩膀上。

“真恶心!”我低声啐了一句。我出身军人家庭,穷归穷,但我从小受到的教育一直都是积极向上,严谨务实的,甚至有些惩恶扬善的意志在我骨子里。

此刻看到这些,我感到这两个趁人之危的男人真的很恶心,下作。

我这不是愤世嫉俗,人是环境的产物,我的生长环境造就了我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我准备做些什么了,此刻看来,帮助女孩找到她的“包包”才是重要的。

“直接开到警察局吧!就几站路!”车上忽然有人说道。

“是啊是啊,直接到警局,看看是谁拿了这个姑娘的钱!”

有了一个人开口,其他人不管是真的这么想的,还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偷不心虚又突显自己的正义凛然,都纷纷开口,竟然不怕那个或许还没有下车依然在暗中的小偷伺机报复。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

“这大清早的,人都赶着上班呢。不能这一车人就这么陪着去警察局吧?”

“那可不,我迟到罚的钱可指不定比小姑娘丢的钱还多呢!”

粉色T恤的少女一脸无助,开始呜咽起来。

现在这个病态的社会,雪中送炭的人总是很少,落井下石的人总是很多。

“警局不远,很快就到,不能让这种偷钱的贼逍遥法外!大家配合一下!”中年司机这个时候也是正义感爆棚,果断重新坐下继续开车。

车内一下子静悄悄,也没有人开始说什么,仿佛都默认了中年司机的做法。

我正想着,突然一个人从我后边一把拨开我,挤到车窗边。

这会车子刚好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不是行驶状态。

那个拨开我挤到窗边的男人,随口说了一句。“你这太耽误人上班了!”一手抓着车窗上沿的栏杆眼看就要从车窗子跳出去,我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刚刚我在犹豫要不要坐座位的时候,在我身后拍了我肩膀问我坐不坐的那个男人!

恍惚间,我看到他眼神不对,一手抓着窗沿,另一手却在怀中捂着什么。

我大喝一声!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按住他的肩膀,想要阻止他跳车,因为他有极大的可能就是那个偷了小女孩钱包的那个贼!

正要跳窗的男人被我一把按住肩膀,也是有些下身使不上劲,就在这时,他猛地一下子回过身,一直放在怀里的那只手抽出了一小节亮晃晃的钢刀,一下向我胸口刺来!

不好!我心中一惊!可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动作,脑子能反应的过来,身体却跟不上反应,可能是很久没有锻炼一直每天工作回家两点一线让我的身体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不那么敏感了。

看那尽管短小却明晃晃的钢刀,我心已经凉了半截,刀子刺来,我只来得及身子一侧,只觉左肩一痛,脑袋震动间眼前瞬间黑了那么一下,“啊!”一刹那到来的疼痛让我还没有准备好就强奸了我。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的手却依然像铁钳一样死死抓住他的肩膀,我咬着牙另一只手也一下子伸出去扣住他抓在车窗上沿栏杆的手。

刚刚还是怀疑,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就是那个小偷!

小偷见我挨了一刀还是不肯松手,抽出刀子又是一刀刺来!

公车上的男男女女这个时候都已经呆住了,谁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原本拥挤的公车一下子就像一颗石子落入平静的湖中一般,人们像涟漪一样像四周散开,没有人过来帮我,甚至连那个丢了钱包的小女孩,也是一脸惶恐,站在人群后边探头惊恐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在那第二刀刺来的时候,我哪来的闲情去想这些,我也不知道我热血的去挺身抓住这个小偷是对还是不对。。。

我的肩膀还在流血,鲜红的血液透过我的廉价衬衣,涌了出来,我感觉得到。

就在我心凉之下几乎放弃抵抗的时候,一声痛苦的嘶喊在耳边响起!

我仔细一看,背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曾氏贵宾会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