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面要求下到部队的炮校干部们

By admin in 古典文学 on 2019年11月26日

[p=null, 2,
left]东北野战军的炮兵部队建设,走过了一条艰难的道路。这里面凝聚着以朱瑞为首的炮兵创始人的不少心血。自1945年8月起,我军开始陆续进入东北。当年10月,东总用第一批到手的日军火炮,成立了一个炮兵旅。该旅下辖两个团,一团为山炮团,共5个连,15门山炮;二团为野炮团,共3个连,17门野炮。虽然号称1个旅,全部家当却只有32门小炮。除此之外,就是进入东北的各部队所携带的少量迫击炮了。虽然东野总部也曾要求下面部队努力收集火炮,但各部队对于所收集到的火炮,既无暇修理整顿,也因炮兵专业干部及兵源极度缺乏,而无力组建自己的炮兵部队。当时也有个别部队为了剿匪作战的需要,利用俘虏的伪满官兵成立过三两个炮兵连。但剿匪任务完成后,嫌火炮拖带不便,也就又放到了一边。所以在那个时期,各部队的炮兵始终未能有多大发展。[/p][p=null,
2,
left]东北炮兵部队走上正轨并得到迅速的发展,起于朱瑞来到东北之后。1945年9月25日,为落实党中央创建东北大后方的战略意图,延安炮校的大部分人员在朱瑞校长的率领下,挺进东北。党中央又从各解放区抽调了大批干部,同时前往东北。于是朱瑞就一路走,一路会合,到达东北时已有千余人了。朱瑞算得上是老炮兵了。1925年,刚满20岁的朱瑞被党送到苏联学习,先后毕业于莫斯科中山大学和克拉辛炮兵学校。1930年回国后,一直从事军事工作。1945年夏,从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结束后,朱瑞又被任命为延安炮兵学校代校长。朱瑞是爽快人,于起工作来大刀阔斧,说干就干。一到东北,他就把带来的炮兵专业干部一分为二:少部留炮校工作,培养新学员;大量的则被分派到各军区和各部队,协助下面建立炮兵部队。朱瑞将毛泽东“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教育思想具体化,创造性地提出了:“炮校拥兵二千五–变学校为部队,部队训练新兵–拿部队当学校”的口号。到1946年7月,炮校完成了扩兵任务,并在原有的炮兵旅的基础上,充实了炮二团及战车大队,新组建了炮兵第三团。为了解决火炮不足的问题,他一面要求下到部队的炮校干部们,广泛收集日伪军遗弃的火炮,一面亲自带领炮校人员漫山遍野地“捡洋落”。日军丢弃的各种火炮大都残缺不全,就几门凑成一门炮。截止到1946年6月,全东北收集到的各种火炮就已达700余门。除炮校拥有的两个炮团及一个战车团外,加上各军区的炮团,总数已达6个乙种炮团、4个丙种团、6个炮兵营另20个炮兵连,总计80个炮兵连。仅仅半年时间,东野的炮兵连增长了十倍!火炮增长了20倍![/p][p=null,
2,
left]他一面要求下到部队的炮校干部们。他一面要求下到部队的炮校干部们。四平撤退,炮校也随之搬迁。朱瑞把手中这些五花八门的火炮视作命根子。爬犁拖,大车拉,好歹把他的这些家当全部从通化搬到了牡丹江。三下江南战役之前和之后,只要作战任务不紧张,炮校的主要任务还是收集军火。1947年5月初,老百姓来报告,日本关东军在投降前夕,曾把不少重武器就近深埋在镜泊湖、穆棱、孙吴、黑河等地,还说“20年后再回来”。朱瑞听后大喜,决定趁当时作战空闲之际,掀起一个搜集武器运动。炮三、炮四团全部及炮一、炮二团各一个营,被派往当年日军防线的各深山荒野中去寻访挖“宝”,并大有收获。炮校警卫连副连长周天才一人就搜集到20多门炮,被命名为“搜炮英雄”。就这样,朱瑞带领部队大“捡洋落”大“发洋财”,迅速地壮大了东野炮兵部队。[/p][p=null,
2,
left]在朱瑞的极力筹划下,东野为解决下面部队存在的炮兵编制各异、指挥极不统一的问题,四平保卫战后期,决定设立炮兵处,专司调整之责。但由于战事紧张,接着便是四平保卫战失利后主力部队的大踏步后撤,这一决定暂被搁置下来。直到7月,东北局及东总转移到哈尔滨后,才下发了“炮字第一号命令”。该命令在充分肯定了炮兵在战争中重要性的基础上,提出:在部队建设上,应使炮兵成为我军的一个兵种;在具体作法上,炮兵应以“广泛普遍的发展与适当的集中整编使用”为方针。在这一正确方针的指导下,11月份,5个基干炮兵团大体装备就绪,其中一部并于11月初参加了作战。1946年11月中旬,东总以炮兵调整处与炮兵学校一部,组建成立了炮兵司令部,统一东北全军炮兵的指挥及装备、训练事宜。朱瑞任司令员,邱创成任政治委员,匡裕民、贾陶任副司令员,刘澄瀛任政治部主任。炮司下辖炮兵学校,校长、政委、副校长均由朱瑞、邱创成、贾陶兼任。炮司下辖炮一、炮二、炮三、炮四团,战车大队,高射炮大队,迫击炮教导大队,炮兵学校及后勤等单位。第四野战军特种兵纵队,便是由炮司所辖的这些部队发展而来的。[/p][p=null,
2,
left]炮兵司令部的成立,标志着东北炮兵部队已经开始形成独立的兵种。由于分散的炮兵部队得到了炮司统一的行政管理和教育,因而不论是野司直属的基干炮团还是各师、旅、纵队的炮兵部队,在短期内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截止到1947年3月,南满炮兵部队已拥有27个山炮连,北满部队则更为可观,山炮连已达73个,再加上南满、北满部队的60个步迫炮连和步迫炮混合连,总计达160个炮兵连。[/p][p=null,
2,
left]北满炮兵部队干1946年11初开始参加战斗。炮兵的参战程度不同地改变了我军单靠人送爆破的原始作战方法。由于炮兵部队尚处于初创阶段,因此难度较大的间接射击技术还不能熟练掌握。三下江南作战时,一些部队的炮兵实施远距离间接射击,炮弹落到自己阵地上的事时有发生,有的纵队司令员直气得破口大骂:“娘××的,不打敌人打老子,炮兵有特务!”除此之外,在炮兵使用战术上,各部队也有个逐渐摸索的过程。1947年1月,在一下江南的德惠攻坚战中,北满部队投入了四个炮兵团参战。这是我军炮兵在黑土地上的第一次大亮相!步兵弟兄们为庞大的炮兵部队的参战而欢呼雀跃,炮兵部队也自豪地认为–光用大炮轰也把德惠城轰平了。然而实战中,在兵力部署上却出现了平均使用兵力的问题。参战的四个步兵师东西南北各一个,四个炮兵团也不偏不倚每师分一个,各师再把分到手的炮连分到各团、各营,甚至分到尖刀连。结果打起来后,炮兵部队各自为战,乱打一气。等到发起总攻时,炮弹已经打光了。为此,战后受到了东野参谋长刘亚楼的严厉批评:“你们以为这是发衣服,一人一件呀?就是发衣服也不能乱穿一气呀!”“三下江南”和“四保临江”作战结束后,东北野战军由战略防御开始转入战略反攻,东野炮兵建设也步入了第二阶段。[/p][他一面要求下到部队的炮校干部们。p=null,
2,
left]1947年3月,炮兵司令部为总结一年来炮兵建军与作战,在双城召开了第一次炮兵会议。会议提出:炮兵部队的作战,应以直接射击及近战为主,以“快”、“准”、“猛”为准则;炮兵部队的整训,军事上以提高技术为主,政治教育以整顿纪律为主。东北野战军的夏季攻势开始后,5月22日,朱瑞亲率东野炮兵主力南下,配合六纵发起的拉战役。先是在老爷岭山下歼灭了国民党第三十八师第一一三团,随后又渡过松花江,攻取华甸。6月中、下旬,炮司部队又参加了第一次四平攻坚战,共计集中使用了47门野榴炮。这是东野直属炮兵部队,继德惠攻坚后的又一次大规模城垣突破作战。正是通过这次作战,东野炮兵部队初步掌握了步炮协同战术。1947年夏季攻势后,东野炮兵基本走上了正规。[/p][p=null,
2,
left]冬季攻势开始后,步兵部队一改过去“炮兵帮倒忙”的看法,见到自己的炮队开过来,远远地就欢呼起来。行军中遇到交通堵塞,无论自己的任务多急,也都赶紧给炮兵让路。历来靠血肉之躯冒死爆破的我军步兵,恐怕是世界上对炮兵重要性体会深的部队了。朱瑞非常重视实战经验的总结,每仗之后都要组织部队展开“战评”及“想办法”运动,从而使得炮兵部队的技术、战术水平,仗仗都有提高。继参加彰武、新立屯等一系列作战后,直属炮兵部队又先后通过参加公主屯、辽阳、鞍山、四平等战役,对于攻坚作战已有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并初步掌握了“快”、“准”、“猛”的要诀。由于炮兵在上述攻坚作战中的突出表现,博得了步兵的赞扬和受到了东总的嘉奖。1948年4月,炮兵司令部又在哈尔滨召开了第二次炮兵会议。会议主要总结了一年来的作战,研究了步炮协同与炮兵使用等问题。据这次会议上的详细统计,整个东北野战军共拥有143个重型山炮连,12个步炮连,7个战防炮连,43个混合炮连,70个迫击炮连,总计275个连。全军山、野、重炮572门(其中包括100毫米以上的榴弹炮和加农炮79门),步、迫、战防炮863门,小炮掷弹筒3083门,总计4518门。炮司炮工处亦通过艰苦创业,白手起家建起了三个炮械修理厂,工人已达近千人,先后装修火炮600余门,生产炮弹10万余发。1948年8月15日,东北人民解放军炮兵纵队成立,隶属炮兵司令部。苏静兼任司令员,邱创成兼任政委,匡裕民兼任副司令员及参谋长,刘澄瀛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下辖三个骡马化野榴炮团、二个摩托化重炮团、二个摩托化高射炮团、一个重迫击炮团、一个战车团、一个工兵营。除此之外,东野的12个野战军中,军有炮团,师有炮营。[/p][p=null,
2,
left]1948年9月,东北战略大决战–辽沈战役的序幕拉开了。正当炮兵部队满怀豪情地投入大决战之时,第四野战军炮兵部队的创始人朱瑞司令员,却不幸于1948年10月5日,牺牲在义县城垣下。1948年10月1日,为先扫清锦州外围,发起了义县攻坚战。作为炮兵司令员的朱瑞,对这次攻坚作战极为重视。并且亲临前线指挥。当时,炮纵为更好地配合步兵部队攻坚作战,采用了一种新战术–抵近射击。即把大炮抵进到尽可能靠近城墙和敌工事的前方,直接平射,轰击敌目标。实践证明,这个“大炮上刺刀”的办法,对于从敌人坚固防线上迅速、准确地打开缺口效果颇佳。朱瑞及时总结了来自下层的经验,并在攻打义县的战斗中,指挥炮兵部队第一次比较集中地采用了这种战术。朱瑞是把义县攻城作战看作是锦州攻坚战的预演。义县城垣刚刚突破,纵深战斗还在进行,他便冒着残敌稀落的枪炮射击,亲自赶到突破口去观察“抵近射击”的效果,以便为攻锦作战收集更精确的射击参数。但他却不幸踏上残留的地雷,壮烈牺牲。攻打义县只是攻克锦州的外围作战,东北野战军在大战之初便折了一员大将。朱瑞是整个解放战争期间,第四野战军牺牲的唯一高级将领。10月3日,中央军委决定将东野炮兵学校命名为“朱瑞炮校”,以纪念这位对人民解放军炮兵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的将领。朱瑞虽然牺牲了,炮兵之魂却存。[/p][p=null,
2,
left]他一面要求下到部队的炮校干部们。1948年10月中旬,东野炮纵几乎全部投入了锦州攻坚作战。14日上午10时10分总攻打响,数百门大炮齐声怒吼,呼啸的炮弹如同雨点般砸向锦州城垣,射向敌守备要点。在炮纵的有力支援下,攻锦部队仅用了32个小时,就将敌军号称“固若金汤”的锦州城,全部解放。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通过锦州、辽西大捷和长春、沈阳的解放,国民党军东北精锐遭到全歼(其中包括全部美械装备的“五大王牌”中的新一军、新六军),第四野战军共缴获各种火炮171门,其中包括美式155毫米重榴炮36门,日式150毫米重榴炮36门,美式105毫米重榴炮34门,各种高射炮69门,坦克47辆,装甲车131辆。第四野战军的特种兵部队从此得到了空前的壮大。炮兵司令部利用缴获的装备和解放战士迅速扩充部队,人员在短短的一个多月中扩大了一倍多,机械化部队亦大大增多。出于作战指挥的需要,特司曾设立了三个临时指挥所:由热河炮兵旅部改编为第一指挥所,指挥三个骡马炮兵团;以辽北军区司政后大部人员成立第二指挥所,指挥三摩托化炮团;以松江前线机关一部成立战车指挥所,指挥坦克、装甲车部队。[/p][p=null,
2, left]牛刀小试破义县[/p][p=null, 2,
left]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作为东北人民解放军强有力的火力铁拳,在解放战争时期令国民党军队闻风丧胆。这支金戈铁马的强大炮队,是在延安炮校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p][p=null,
2,
left]1945年日本投降后,延安炮校师生受八路军总部的派遣,从天高云淡的黄土地来到冰封雪飘的黑土地,准备接收日军关东军的武器装备,建立强大的人民炮兵队伍。但是苏联政府却与蒋介石签订了友好条约,拒绝援助中共的武装力量。苏军非但不肯移交日军的重武器,还禁止八路军和新四军进入沈阳等大城市。但战士们并没有气馁,他们在朱瑞校长的带领下,在冰天雪地中搜索日军遗弃在战场上的火炮,终于将一个崭新的兵种–人民炮兵建立起来。1946年11月,东北民主联军成立了炮兵司令部,朱瑞任司令员,邱创成任政治委员。随后,经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以及夏秋冬三大攻势,我军缴获了国民党军的大量美制火炮,使自己的炮兵实力更加壮大。1948年8月15日,东北野战军正式建立了炮兵纵队,苏进任司令员,邱创成任政治委员。当时炮兵纵队已拥有8个炮兵团,包括3个野榴炮团、2个摩托化重炮团、3个高射炮团和1个重迫击炮团,还有战车团和工兵营。[/p][p=null,
2,
left]三大战役前夕,国民党军队任何一个战略集团,都没有这样集中强大的炮兵队伍。虽然蒋介石吸取了以往兵力分散的教训,在全国各个战场都组建了大兵团,但也未能把整个战区的重炮集中使用。这样,东野炮兵纵队无论使用在哪个方向上,都能够保证在火力上远远压倒敌人。[/p][p=null,
2,
left]9月12日,辽沈战役拉开了帷幕。战役开始后,东野炮兵纵队奉“东总”命令,除新成立的炮兵第5团和高射炮第2团,以及担负围困长春任务的炮兵第4团外,其余5个炮兵团和战车营、工兵营陆续从吉林省的烟筒山、平岗、西安、烧街锅等地出发,奔赴辽宁地区的锦州和义县,参加辽沈决战。[/p][p=null,
2,
left]辽沈战役的第一步,是攻取敌人在北宁线的重镇锦州,而义县是锦州的北方门户,只有首先拔除这个据点,我几十万大军才能沿铁路源源南下,展开对锦州的大举围攻。战役开始后,东野的4纵和9纵就迅速包围义县,切断了守军向锦州的退路,随后将阵地移交给3纵和2纵5师,以主力转向锦州方向作战。东野总部命令炮纵主力开往义县,由3纵司令员韩先楚统一指挥,配合3纵和2纵5师完成夺取义县的任务。[/p][p=null,
2,
left]9月下旬,炮纵主力陆续开到义县地区。炮纵领导研究了义县守敌的情况,决定将炮纵主力编成三个炮群:第1炮群由炮1团团长黄登保指挥,负责支援2纵5师的突破;第2炮群由3纵炮兵团长杨云斋指挥,负责支援3纵9师的突破;第3炮群由炮3团团长宋承志指挥,负责支援3纵8师的突破。炮2团1营的两个连由炮纵司令部直接指挥,担负压制敌人纵深火炮的任务,高射炮第1团1个连担负防空任务,保障炮兵阵地的对空安全。[/p][p=null,
2,
left]攻打义县的关键,是要打开义县城墙。此前,我炮兵部队在黑土地上的攻城作战,很少遇到对付敌人城墙的情况,仅在彰武和辽阳有过这样的经历,经验相当有限。义县拥有高厚的城墙,呈梯形的城墙高7.6米,上部厚3.5米,底部宽7米,城墙下面有各种暗堡,能够以火力封锁我军的前进道路。这道城墙是我军攻打义县的主要障碍,担负攻城的纵队领导告诉炮兵指挥员说:“你们炮兵能够把城墙打开,就算完成了一大半任务。只要城墙打开了,步兵能进城,消灭敌人是不成问题的。”[/p][p=null,
2,
left]为了有效地轰开城墙,炮兵必须尽可能抵进射击。炮纵领导决定将火炮阵地设在大凌河南岸,距敌500至2000米,只有炮3团因多数火炮属于重炮,渡河比较困难,因此将阵地配置在大凌河北岸,距敌3000多米。9月28日晚,我炮兵各部开始占领攻击阵地。为了防止敌机空袭,各炮群均利用夜幕掩护隐蔽开进。在经过铁路时,为防止炮轮与钢轨摩擦惊动敌人,有的战士主动打开被包取出被褥铺在铁轨上,让沉重的炮车悄声无息地通过铁路。10月1日凌晨3时前,各炮群均已推进到指定的地点。[/p][p=null,
2,
left]10月1日9时30分,我各炮群开始实施火力准备。炮群分别向城南偏西、城南中部和城东偏北,展开了疾风骤雨般的火力袭击。无数的炮弹直飞城墙,准确地命中城墙中部,震得城墙颤动不已。至12时20分,三个方向的城墙分别被我军火炮轰开宽度为30米、40米、48米的三个突破口。此后,各炮群根据上级发出的冲击信号,及时将火力进行转移和延伸,轰击突破口两侧的敌人火力点,掩护步兵发起冲击。同时,各炮群还集中部分火炮,对敌人的炮兵阵地进行轰击,使敌人无法进行有效的反击。在炮火的掩护下,我军步兵像潮水一样涌进突破口,迅速向两翼扩张并向纵深发展,与敌人展开了激烈巷战。战至15时20分,义县守敌全部被歼。[/p][p=null,
2, left]雷霆万钧战锦州[/p][p=null, 2,
left]攻克义县后,锦州之敌已完全陷入我军重围。为了夺取锦州,10月4日东北野战军总部决定,集中5个纵队16个师,附炮纵主力共20余万人,担负攻占锦州的任务。[/p][p=null,
2,
left]炮纵主力接受任务后,陆续向锦州开拔。在主力抵达之前,先期赶到的炮2团在团长文击指挥下,配合9纵部队攻占城北的帽儿山。帽儿山位于锦州西北,可以俯瞰锦州,这里驻有守军3个营的兵力,构筑有许多钢筋水泥的碉堡,各堡之间有交通壕互相联结,碉堡群外面还设有一层鹿砦。我军担负攻击的是9纵27师。进攻开始后,几十门榴弹炮、山炮连同步兵的迫击炮,将整座帽儿山打得烟焰冲天,随后步兵勇猛地发起冲击,短短二十多分钟就全歼守敌。[/p][p=null,
2,
left]在我军攻占帽儿山后不久,东北野战军指挥部到达锦州城外,林彪、罗荣桓和刘亚楼等都登上帽儿山察看地形。在帽儿山的山顶,战场全局一览无遗。观察后,林、罗、刘很快定下决心:将主攻方向选在城北,因为这里居高临下,炮兵阵地好,有利于发挥炮兵火力,粉碎敌人的坚固防御。东总做出部署,将战斗力强的2纵和3纵放在城北,对锦州实施主要突击,7纵和9纵在城南实施辅助突击,8纵在东面实施牵制性突击,1纵担任总预备队。在炮兵的兵力部署上,以城北方向为重点,由炮1团、迫击炮团和高炮1团两个连提供火力支援,在城南方向,由炮2团、高炮1团1个连提供火力支援,另以炮3团压制敌炮,由炮纵直接指挥。[/p][p=null,
2,
left]1948年10月14日,锦州总攻开始,我军几百门大炮发出地动山摇的怒吼,锦州城防顷刻淹没在浓烟火海之中。实施火力突击的共有十个炮兵团,591门大口径的火炮和迫击炮。炮兵纵队参战的火炮虽然只有129门,但主要是榴弹炮和野炮等“重量级”火炮,对敌军城墙和工事的摧毁力大。11时整,各路攻城部队发起冲击,炮纵各团迅速延伸火力,摧毁敌人的纵深火力点,掩护步兵实施突破。在炮兵的有力支援下,各突击部队很快突破敌人的城防,分成多路向纵深猛插。炮纵的迫击炮团及时跟进,伴随步兵投入巷战。激战至15日下午6时,锦州十万守敌全数就歼。[/p][p=null,
2,
left]在围攻锦州过程中,我军的强大炮兵发挥了重要作用。锦州守将范汉杰回忆说:“解放军炮兵集中大的火力来射击,命中锦州指挥所多处。我到哪里,解放军的炮兵即跟到哪里,好像完全了解我的位置一样。锦州城内各据点、交通线,完全被解放军的炮兵控制着。”国民党军对付我炮兵的唯一法宝是飞机,但在我高射炮1团构成的防空火网面前,敌机始终不敢低飞投弹,未能发挥多大的作用。[/p][p=null,
2,
left]在辽沈决战中,我军歼灭了47万国民党军队,缴获了大量的美制和日制火炮,仅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即达72门。同时,我军还俘虏了大批技术兵员,包括在缅甸受过美国训练的炮手,我军利用缴获的火炮和俘获的敌技术骨干,迅速对炮兵队伍进行补充,使东野炮兵的实力空前壮大。炮兵纵队的兵员数量在短期内就翻了一番,除原先的各炮团获得扩充外,还新建了炮兵第6团。辽沈战役后,东野炮纵的主要装备已是机械化牵引的榴弹炮,共有3个摩托化炮兵团。11月29日,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改为特种兵纵队,辖3个炮兵师和1个骑兵师。[/p][p=null,
2, left]势如破竹克天津[/p][p=null, 2,
left]1948年11月,东北野战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大举挥师入关,参加天津攻坚战。[/p][p=null,
2,
left]天津是华北的第二大城市,与上海、武汉、广州并称中国四大商埠。它地处南北交通的要冲,通过津浦线和北宁线与南北联结,又是华北地区的重要港口,还有国际机场可与海内外联系。天津凭借优越的战略位置,成为北中国的军事重镇。内战爆发后,华北国民党部队的军需物资,主要仰赖天津大沽港供应。因此,国民党特别重视该城的防务,拨巨款修筑天津防线。1947年4月,国民党当局耗费六百亿法币工程费,在天津市郊修筑环城防线。他们征用10万民工,环绕天津挖了一条护城河,将南运河水引入河内;还用掘出的泥土紧贴河畔筑起一道高5米的土墙,即所谓的天津城墙。1947年6月,陈长捷接任天津警备司令,更大力加强城防,每日征用民工八千人,夜以继日构筑碉堡,设置多重的铁丝网和电网,还埋设了数以万计的地雷。在我军进攻天津前夕,天津守军的兵力共6个正规师、1个警备旅、1个宪兵团、6个警察大队、3个保安团及新编的5个步兵师,连同杂勤部队总共十三万余人。凭借坚固的防线和众多的防守兵力,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得意地宣称:“天津是固若金汤的钢铁城。”[曾氏贵宾会官网,/p][p=null,
2,
left]面对这座敌人重兵据守的坚城,我军必须充分发挥强大炮兵、装甲兵和工兵的作用,才能打开号称固若金汤的津门。我军参战的炮兵、装甲兵和工兵共有12个团,连同各步兵纵队的炮兵团和炮兵营,共有火炮和迫击炮3500余门,包括大口径重炮543门。特种兵纵队参战的火炮有180多门,全部是大口径的野炮、榴弹炮、加农炮和重迫击炮,特别是44门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是所有参战火炮中威力大的,能够有效压制天津城内的一切军事目标。[/p][p=null,
2,
left]天津城呈现南北宽东西窄的特点,我军决定采取东西夹攻的方式,集中主力对天津实施两翼突破。在战前召开的军事会议上,天津前线司令员刘亚楼提出“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按照这一作战方针,我军在特种兵的兵力分配上,重点照顾东西两面。前线指挥部决定:在城西第一主攻方向,集中第1和第2两个纵队,配属三分之二的火炮和坦克,由西向东实施主要突击,在城东第二主攻方向,集中第7和第8两个纵队,配属三分之一的火炮和坦克,与城西主攻部队实施对进突击,在城南主攻方向,由9纵和12纵34师组成辅助攻击集团,配属部分火炮和装甲车,在城南实施辅助突击。另以6纵17师为战役总预备队。[/p][p=null,
2,
left]鉴于天津作战有大量的特种兵参加,前线指挥部决定召开军事会议,商讨步兵、炮兵和装甲兵如何协同作战。在我参战部队即将全面展开之际,刘亚楼召集各纵队司令员、各主攻师师长和特种兵团长,到位于杨柳青的前线指挥部开会,研究诸兵种的协同作战问题。这次会议决定,在城西第一主攻方向,纵队共配属山炮、野炮、榴弹炮和迫击炮,总共273门大口径重炮,以及特纵战车团的20辆坦克,在城东第二主攻方向,纵队共配属山炮、野炮和迫击炮,总共169门大口径重炮,以及特纵战车团的7辆坦克;在城南主攻方向,纵队共配属山炮、野炮和迫击炮,总共96门大口径重炮,以及特纵装甲团的14辆装甲车。特纵装甲团的另外16辆装甲车,由前线指挥部直接掌握,主要用于战场侦察、指挥和运输,这样,在天津的东、西、南三个方向,我军就集中了538门大口径火炮,而天津守敌只有62门榴弹炮、野炮和山炮,我军的大口径重炮数量占绝对优势。[/p][p=null,
2,
left]为了更好地发挥炮兵的作用,我军按照火炮的口径进行编组,以美造和日造的150毫米榴弹炮、日造的100毫米加农炮编成远炮群,用于压制天津城内纵深目标,由特纵司令部直接指挥,以美造和日造的100毫米榴弹炮,以及野炮、山炮和重迫击炮编成近战炮群,用于支援步兵突击前沿与摧毁敌军的火力点。[/p][p=null,
2,
left]在守敌拒绝投降后,我军对天津发起了总攻。1949年1月14日10时整,我军的数百门大炮以暴风骤雨之势,向天津城防工事展开猛烈轰击。霎时间天昏地暗,守敌防线浓烟滚滚,碉堡和暗堡纷纷倒塌。在城西第一主攻方向,经过特纵炮兵长达40分钟的火力准备之后,2纵三个师主要进攻地段的城墙,都被轰开了20-30米宽的缺口,铁丝网、鹿砦、地雷场和碉堡群几乎被一扫而光。1纵和2纵的尖刀连队在坦克掩护下,很快突破护城河障碍,将红旗插上了天津城墙;后续部队如潮水般涌了进去,很快巩固了突破口,并向纵深迅猛发展进攻。在城东方向的7纵和8纵,也在我军强大炮火掩护下打开了突破口,勇猛向天津纵深穿插。我各路攻城大军一往无前,经过29个小时的激战,全歼天津的13万守敌,解放了华北的重镇天津城。[/p][p=null,
2,
left]天津战役的胜利,极大地震慑了北平的守敌,傅作义将军认清形势,率部接受了我军的和平改编。平津战役结束后,东野特种兵纵队接收了北平守军的重炮、高炮和战车等装备,实力得到进一步壮大,成为全国解放军强大的特种兵纵队。三大战役后,东野特种兵纵队除一部分留驻华北外,其余随四野主力向两湖地区出动,开始了解放南中国的伟大进军。[/p][p=null,
2, 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曾氏贵宾会官网 版权所有